新浪体育nba直播:森山大道的街拍關鍵詞

新浪体育国内 www.368520.live 2019-11-21 11:19| 發布者:cphoto| 查看:1315| 評論:0|來自:色影無忌

摘要:森山大道,日本攝影師,1938年出生于大阪。與石內都、荒木經惟等人同時崛起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曾是日本傳奇性先鋒攝影團體“挑釁”(PROVOKE)的旗手人物,目前已是獲得世界性承認的重要攝影家。森山大道街拍我的皮 ...

森山大道,日本攝影師,1938年出生于大阪。與石內都、荒木經惟等人同時崛起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曾是日本傳奇性先鋒攝影團體“挑釁”(PROVOKE)的旗手人物,目前已是獲得世界性承認的重要攝影家。

森山大道

森山大道

街拍

我的皮膚和街道的皮膚,那些都屬于表層的部份,在幾乎交錯的那一瞬間有趣到超乎想象。也因此,我就是街道的表象,我用攝影這樣的工具,把那些極為瑣碎的街道表面像拼圖般拼湊起來,怎樣都不厭倦。

徘徊

像我這樣經常在路上徘徊拍照的攝影家的攝影,只擁有和不斷流動的外界所產生的相遇,也就是說拿著相機,惟獨在拍下的那一瞬間我和外界交會、外界成為我的對象。

游蕩

當我游蕩拍照時總會感知到各種事物,但我從來沒有要去尋找拍攝對象的心情,完全沒有。只要走著,全身的細胞就會向外伸展開來,變成天線一般,被某些東西吸引過去。

獵相

與其說是去「獵相」,不如說是被對象給抓住了,毫無抗拒地,但是最后,對象也被我抓住了。有點象是,戀愛關系吧。

新宿

新宿整體是一個流動著欲望體液的欲望體。我的攝影,就是進入新宿街道的體溫,既不擁抱、也不遠離新宿微妙的異樣感。并不是什么意識形態的表現。

新宿是一個宛如變形蟲的地方,讓我感覺到她就像生物般每天不斷地脫皮、蛻變,所有人間的欲望在新宿當中象是食物鏈一般循環,并且有它自己的氣息。就算時代和表面替換了,新宿街道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,就象是我對于攝影的體質也完全不會改變一樣。

東京

為什么要到國外拍呢?我是這么想的。巴黎就交給巴黎的攝影家,紐約就交給紐約的攝影家去拍吧,但是日本、東京,我們來拍。

都市

對我而言,與其說是「都市」,不如說是「街」、「巷」,我拍的東西就在那里。所以無論是多大的都市,我所拍攝的其實只是城市表面的灰塵罷了。

黑白

我無法真正和攝影說再見的原因是,誰叫黑白攝影世界是如此無可救藥的性感!

表面

我希望攝影可以徹底的表面。至今,我以各種方法、方向創作攝影,我不斷和自己說,攝影不更加表面化就無法存在,這對我的攝影而言是永遠的假設。

內在

我不在乎什么攝影的內在性,所謂的攝影,就是表面吧,我甚至有如果把攝影變成磁磚一樣就好了的感受。

日常

我從沒思考過要特別去哪里、特別拍什么,我只是不曾改變地拍攝我日常周遭的景物,沒有目的就拍了下來。

 

時間

我的生活中沒有什么特別的時間、特別的地點吧,或許因為我討厭和人相遇,也不會積極地去和人相遇。因為是我一個人獨自走著,某種意義下在我作品中幾乎看不到什么私生活的點點滴滴。

生命

如果我長命的話,盡管自己想到都覺得討厭,但我應該還是在拍照呢(笑)。從頭到尾都被人嘲笑是個笨蛋,但還是繼續拼命說著一樣的話、繼續一樣的風格。

感覺

我的攝影是讓觀看者以感覺性、生理性的形態相遇,拍攝下的瞬間沖擊著這些年輕人。我能感受到這點。

感知

年輕時候的感知,無論那樣感知的方法是否正確,總之是本能的、動物的、和世界的規范沒有關系的、果斷的、直觀的。現在的年輕人不是也用這樣的感知看著我的作品嗎,我只能這樣想著。

過去

尤金·阿特杰(Eugene Atget)的攝影,現在看起來還是很不可思議,當他的攝影第一次輕撫過人類眼睛時,在那時對人類來說是「新」的那部份,即使到了現在仍舊是新的。

刺痛

我怎樣都無法拍攝那些我感受不到刺痛感的場所。

存在

我的攝影的存在意義,無論是在遠野,或是在新宿,都不會改變。

變形

隨著攝影的過程,我相信的東西又被解體、被改變。解體以后那些東西,又幻化成其他的形態被我認知。街道就像變形蟲一樣,無時無刻不在變化著。

焦慮

就像竹編的桶子不論編得多細都會漏水一般,對于街頭快照的攝影家來說,拍照是永遠未完的,永遠都在焦慮當中。

欲望

我心中高漲著欲望,一股總之先將攝影一度解體的欲望,把我曾經擁有的所有經驗全部拆解,最后達到了《攝影啊再見》那樣的表現方法。

虛無

這本攝影集,我不想以藝術或某種表現的方式去完成,結果卻是把攝影和我的肉體分開了,只有我自己殘剩在那里。我也不再想為這本攝影集定下什么論點。這種感覺,也不是失敗感或徒勞感,只是完完全全的空虛感罷了。

粒子

所謂的粒子,如果把它逐漸擴大,不是會變成不可思議的圖樣嗎?我很喜歡那樣的感覺,徹底的平面的。那樣從一種微觀開始到宏觀、各式各樣的圖樣接續涌現、然后加以組合,是我所憧憬的。也就是說,我希望我的快照作品能夠以那樣的編碼存在。

本質

(復寫、反覆、量產)全部,正是攝影的本質??上椅薹ù锏攪坎?,但是這些我都思考過。結果,攝影的魅力就在這里,真的。

記憶

記憶對于攝影是重要的編碼,和記錄性一樣重要。在我不斷繼續攝影當中,當然對于記憶是不得不更加意識,例如說拍攝下來的是攝影家個人的記憶,就算在影像中表現出來,但對于觀看者,他們看到的不只是攝影家的記憶,而是和觀看者自身的記憶相融合地被觀看。意即,即使一張照片,也內在著無數的記憶量。

暗房

在暗房中,相紙曝光后放入顯影液中,影像就會一點一點地滲出到表面,那時候,各種記憶突然從液體中浮現,也就是說自己拍攝到的影像、自己沒有發覺到的記憶、以及潛伏在外界的記憶的碎片,都在暗房中一齊涌現、互相感應,甚至逐漸清晰的粒子中也藏著它們。啊,大部分是生理的感覺呢,自己的細胞也會在那時候騷動起來。

細胞

拍照的時候又是另一種不同感覺,面對著外界,全身的細胞騷動了起來,象是全都變成搶著碰觸外界的觸角呢。攝影現場中也存在著記憶,還有那無盡的街道里,也充滿著。

攝影

我自己也不清楚。我啊,看起來象是因為非常非常喜歡攝影,所以才拍著攝影的人,其實,我根本不是真的喜歡攝影,難以置信吧。我倒是想反問那些很喜歡攝影的人,攝影真的那么有趣嗎?

我認為攝影也是一種認識,因為我們最終會發現,攝影不是表現、不是意義、不是美學、不是任何屬于這些范疇的東西。

相機

沒有相機,就象是癡呆了一樣,我和朋友在街上走著,如果對方說看到什么,我大概都沒有看到呢,有時也會因此被取笑「原來這樣也可以變成攝影家啊」,但是只要我有一臺相機,我整個人就變成雷達,任何東西都逃不過我的眼睛、我的相機,雖然這樣的狀態只有三十、四十分鐘,但是卻是持續不斷。

拍照

基本上一直拿著相機,看到任何我感到興趣的東西,總之就先拍下,主題啊觀念啊都怎樣都可以,就只是這樣罷了。因為,只要向外跨出一步,街上就充滿了藝術,人、物、車、全部的全部。

中毒

當我斷言攝影是復寫時,我拍下的是活生生的自己,結果拍出各種平凡但挑戰的影像。那樣日子中的我,果然是患著無可救藥的攝影中毒癥吧。因為攝影,越來越有魅力了。

粗糙、搖晃、失焦

克萊因的攝影對比強烈、粒子粗糙、畫面搖晃模煳,強烈到似乎必須用身體的細胞去承受、去理解。其實,我自己身體根本的體質,就是喜歡對比強烈而猛烈的東西,是我從畫畫、從設計以來的偏好。

收藏 分享 邀請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新浪体育国内